• 廣西日報傳媒集團主辦

    論文被用于牟利,知識付費不能只為錢

    年近九旬、研究了大半輩子經濟史的退休教授趙德馨,最近因為一場官司引起公眾關注。由于狀告學術資源網平臺中國知網侵權并取得了勝訴,他的維權行為也引起了其他學者的效仿。(12月20日 央視網)

    之所以引發了輿論的極大關注,是因為趙教授的經歷并非個案。作為知識創作者,在未收到稿費情況下,他的多篇論文被知網擅自收錄,而且自己下載使用還需要付費。聽起來似乎有點荒謬,但確實存在這種情況。除了趙教授,作家陳應松、80后學者梅杰等也紛紛發聲,稱多篇文章被中國知網收錄。

    中國知網是目前世界上中文全文信息量規模最大的“數字圖書館”,也是深受大學生、研究生、教師、學者等人群喜愛的“黃金屋”。毋庸諱言,知網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信息壁壘,為用戶提供了諸多的學術服務,也帶來了不少便利。

    既然有服務,平臺方收取一定傭金并無可厚非,當然,知識也可以付費,但知識不能用于牟利。據了解,博士論文、碩士論文在知網出版,作者本人最高僅可獲得100元現金作為稿酬。但其論文每被下載一次,平臺就會收取15元/本甚至25元/本的費用。財報數據顯示,2020年中國知網年收入近12億元,毛利率近54%。毫不夸張地說,這也算得上是一本萬利的買賣了。

    平臺方是該適可而止的。本來,從市場經濟角度來說,平臺、創作者和使用者三方,是建立在一定供需關系之上的利益共同體,三者更是唇亡齒寒的關系,既然如此,一方的受益則不能建立在犧牲其他方的權益之上。擅自使用創作者的作品,包裝成自家“增值服務”,并借此向使用者收取費用,平臺當然賺得盆滿缽滿,但這個過程中可曾想過“同行者”的溫飽與冷暖?

    知識付費作為一種經濟模式,它既然存在且備受熱捧,就說明有其合理性。付費則是對創作者愿意將其勞動成果分享的尊重和回報,而不能成為第三方斂財的工具。我們今天不是活在一個知識被鎖在廟堂的時代,而是活在一個信息爆炸的時代,知識付費的落腳點,應該是以用戶為中心的服務模式——在海量的信息中,盡可能提供用戶所需的產品,降低他們獲取知識的時間和成本,不斷為他們緩解本領恐慌、彌補知識短板。

    回到本次事件,鄭教授即便勝訴了,但他的文章卻被知網全部下架,難以再被大家學習利用。對平臺方來說,下架一篇文章或許操作起來很容易,但用戶也會“用腳投票”,與之相應的,如果平臺也被一名用戶從心底里“下架”了呢?更有甚者,如果成千上萬用戶憤憤不平,都想將之“下架”呢?這部分損失是難以估量的。

    目前看來,知網更應擔心的,或許是如何將那部分用戶的心再捂熱,畢竟,從這次輿情引發的網絡風波來看,這些用戶并不在少數。與其說這是在服務用戶、留住用戶,不如說是企業在發現問題后為謀求更好發展的合理糾偏。讓商業性和公益性并存,才是現代企業該有的格局。(常安)

        以上文章只是作者個人言論,不代表本網觀點。
        版權聲明:凡注明來源為廣西新聞網的文章均系廣西新聞網原創作品,版權歸廣西新聞網所有,轉載請務必注明來源及作者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   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
    相關文章

    高清圖集推薦

    黄色网页电影免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