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廣西新聞網 > 桂聲 > 廣傳之聲 > 正文

    網絡評論方法論⑮:自選動作與命題作文

    2022年06月22日 11:53 來源:紅網時刻 作者:鄭根嶺 編輯:陳艷華

    編者按:2022“好評中國”網絡評論大賽已于4月28日正式啟動,現面向全國征集參賽作品(大賽官網:https://hpzg.rednet.cn/)。現在作品征集期內,策劃“網絡評論方法論”專題,將通過對判斷選題價值、確定文章立意、形成有效論證、找到關鍵論據等基本寫作環節的常識性探討,為廣大網絡評論寫作者拓展思路而拋磚引玉,僅供參考。

    本文關鍵詞:選題

    □鄭根嶺(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創新發展研究中心高級編輯,原央視網網絡媒體事業群副總監)

    無論過去平面媒體時代,還是當今網媒主導時代,就時評作者與發表載體/媒體而言,都存在一個不容忽視的現實問題——對媒體來說,就是約稿與自由來稿的關系;對作者來講,也就是自選動作與命題作文的分別。

    當然,兩者有時并非涇渭分明,因為媒體約稿里也有作者自主選題這種情況,主要是對名家專家或成熟作者,媒體只想借其身份或名氣吸引眼球提升影響力,至于具體寫什么并無相應要求,只要是有感而發即可,也相信對方選題都會不錯,除非是作者沒好好寫糊弄事而且編輯又難以改好。

    命題作文往往是媒體意志的體現,是其表明態度凸顯個性引導輿論的需要。在自家評論員揮筆上陣之外,通過命題作文設置議題,約請時評作者寫稿,也不失為多快好省的可行之道。媒體約稿的命題,基本上都是每天編前會上由編輯部集體討論商定,也有上邊派下來的活兒。既然是約稿,除極少數可由作者自由發揮思想見解的情況,大部分都有觀點限定或一致性的要求,對此時評作者只能順從,畢竟人家是這塊意見市場的買主。

    即便在曾經的言論繁榮量大面廣時代,不同紙媒或網絡平臺的情況也會有所不同,有的像《新京報》《京華時報》評論就以約稿為主,甚至連社論也相對固定使用外部寫手,而有的媒體卻不約稿全靠自由來稿,也有的介乎二者之間,也就是少量約稿多數選用投稿。

    作為時評作者,能經常寫命題作文,往往是求之不得的好事,因為這種文章一是屬于“定購”不愁發表,前提自然是得符合人家的要求;二是“米多”,稿酬比自由投稿優厚得多。

    關鍵是稿件質量、出手速度和筆法文風、思想傾向得對媒體的路數,這樣人家才樂意把約稿機會給你。一些媒體對命題作文寫得好的作者也很珍視,經常約稿對象相對固定,畢竟用得得心應手。所以說,有影響的媒體,一般都有自己經常聯系約稿的作者小圈子,相當于人家的編外“常備軍”,隨叫隨到,需要用的時候,一聲招呼,立馬好稿獻來。

    我們耳熟能詳的一句話——“機會青睞那些有準備的人”。在時評作者寫作命題作文方面,也有類似情況。成熟作者每天密切關注新發生的熱點新聞,并且在瀏覽閱讀的同時頭腦快速運轉思考,以至于凡事都有自己的看法,任你隨便提起一個新聞話題他都能頭頭是道娓娓道來,文思泉涌思想火花劈哩叭啦亂閃。因此,當媒體編輯打來電話或發來微信信息約稿時,無論是什么樣的命題作文,他都能倚馬可待信手寫來一氣呵成并且大受贊賞順利發表。

    正因為對熱點新聞熟絡并且善于思考,時評作者自選動作與命題作文碰巧“撞車”的情況屢見不鮮。細想之下也不奇怪,每天的新聞熱點大家都能及時看到,只不過有時多些有時少點,凡是關心新聞的作者和編輯,大概都能判斷個八九不離十,因此經常是“英雄所見略同”。

    能對大家都有感而發的熱點新聞,寫出出乎多數人意料而又令人拍案叫絕的獨特觀點,這是媒體評論約稿編輯求之不得的事情,否則,都發表一些人云亦云大家想到一塊兒了的時評作品,何以彰顯自家媒體的與眾不同,長此以往讀者都用不著尋來非要閱讀你家的評論了。

    當然,不可能也沒必要所有時評觀點都要與別的媒體迥異或截然不同,畢竟高人一籌的陽春白雪可遇而不可求,主打菜仍然是長相差不多想法趨同的下里巴人,尤其是在如今讀者對真知灼見要求不高的現實背景之下,有時候在某些新聞事件評說方面倘若不“從眾”“媚俗”,反而會招致一些凌厲網友的攻擊舉報惹來麻煩。

    網絡時代比拼速度是常有的事,不光作者比賽誰出手快,就連媒體也是如此,甚至那些仍然堅持出版紙質日報的《新京報》之類,也早就把“移動優先”網上先發奉為了圭臬,報紙評論版反而從每天多次隨時發稿的自家客戶端APP、小程序、公眾號、自媒體號上選稿“重復發表”。

    對大多數時評作者而言,寫作命題作文的機會少之又少,有幸成為媒體約稿寵兒的只不過是“塔尖兒”上的極少數人,以至于熱心讀者都會注意到,某個時間段里甚至成年累月,在某家媒體發表時評的,基本上就是那么幾個人,難免有“任人唯親”的嫌疑。這不奇怪,也不見得就是不好的事。媒體需要保證自家評論的質量,有的作者篇篇佳作并且出手很快,這正是媒體評論編輯最需要最歡迎的類型,約稿成功率、時效性還有文章質量一應俱好,換作誰當編輯都何樂而不為呢?

    不管有沒有其他本職工作,業余寫稿掙些銀子補貼家用的時評作者,其實相當于自由撰稿人,基本上以自選動作為主。雖然選題上自己說了算可謂自由,可寫好了文章還得到處投稿尋求媒體發表,能否被采用也只能聽天由命,所以說到底還是受制于人并不自由。

    時評作者的自選動作要想開花結果,需要用心研究各家媒體的用稿特點,盡量有的放矢一些,這樣一來被采用發表的機率就會大些。有的媒體以約稿為主,極少采用自由來稿,那么你無論多么起勁兒地投稿,也多半是在做無用功!

    再比如說,過去特別強調時評的批判性,這也是此種文體的最大價值之所在;高明勇在本系列文章第五篇里將批判性思維看作是評論寫作的“第一性原理”,筆者深以為然。當然,不同時期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喜好,就像如今新時代非常強調正能量,那么作為時評作者,要想發表作品就得適應這種要求;具體到“好評中國”征文,我想這是一個開放的平臺,主題沒有完全限定在哪一方面,凡是理性、客觀且有建設性的網絡評論,都應該可以來參賽的。

   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    >>更多精彩圖集推薦
    黄色网页电影免费